关注海西公众号

微信采购现货 · 优惠快人一步

全站标签: ABS PE PP PS
10 支持
3 反对

未来投资仍要看新兴市场国家

发布:2014-02-08 16:00   来源:华尔街见闻   阅读:231
摘要:新兴市场国家崛起的过程中穿插着这样那样的危机,但支撑这些国家崛起的要素没有发生改变:劳动力成本低、生产率水平提高等等。新兴市场国家是历史潮流,短暂危机终将过去。
  
 
    FT专栏作家Gideon Rachman:

  《财经》杂志记者Jim Rohwer于1996年出版了一本名为“亚洲崛起”的书,几个月之后,亚洲就爆发了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使这本书看起来像一部“愚蠢之作”。

  前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im O’Neill在一次广播采访中也不吝其“看多亚洲”的观点。

  O’Neill首先提出了金砖四国(巴西、俄国、印度和中国)的概念,被誉为“金砖四国之父”,他提出这个新词时是在2001年,那时新兴国家刚刚开始迈上经济繁荣的快车道。他的先见之明也使他成为了一个大师级的人物。

    这次O’Neill又提出了“薄荷糖四国”(墨西哥、印尼、尼日利亚和土耳其)的概念,他认为这四个国家未来可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崛起。但是,今年他提出这个概念的时机“有点儿背”。新兴国家的投资者正陷入恐慌,“薄荷糖四国”则走在了这场危机的“前列”。

  提出观点,如投资一样,讲求择时。有时可能在错误的时间提出了正确的观点,就如Rohwer在亚洲危机前夕出版《亚洲崛起》。

  17年后的今天再回首,Rohwer的观点完全正确,但是,在刚刚出版之后的1997年,这本书可能被认为 “如同废纸”。那时,IMF被迫出手救助韩国、泰国和印尼等亚洲国家。

  就如经济滑坡飞一般的速度,亚洲经济复苏的步伐也同样令人吃惊。韩国再次被视为“模范经济体”,自1997年以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几乎增加了两倍;泰国和印尼经济也完美反弹。

  上面这些故事和历史都值得我们铭记,特别是在恐慌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可能会使O’Neill的观点看起来很荒唐,但是在接下来的10年中,他的一番话可能又是正确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支撑非西方国家崛起的要素没有发生改变:劳动力成本低、生产率水平提高、通讯与基础设施大幅改善、中产阶级崛起、世界贸易繁荣以及管理技能、宏观政策等知识的传播。除此之外还有:全球人力资本的驱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在过去50年时间中,这些强有力的要素推动着新兴国家以更快的速度发展。Ayhan Kose 和Eswar Prasad在其书《新兴市场》中写道:自1960年,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包括印度、巴西和中国)的经济增长了大约6倍,而发达国家的增长只有3倍多;在过去20年时间中,“新兴国家在世界GDP、私人消费、投资和贸易的占比几近翻了一番”。

  实际上,这已经使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Michael Spence的着述,1950年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口只有大约15%。其后的65年中,亚洲、拉丁美洲以及现在的非洲都分享者工业化、贸易和经济快速增长的成果。

  此外,Spence教授还认为,我们现在还处于“全球经济世纪之旅”的中间位置,在未来的终点,将会有约75%的人口生活在发达国家之中。随着通讯革命的“风起云涌”,发展的步伐还可能加快。

  然而,在新兴市场崛起的过程中穿插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危机,危机本身便是整个发展过程的组成部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不是个例。1994年墨西哥发生了龙舌兰危机,1991年印度发生金融危机。如果在谷歌搜索中输入“拉丁美洲金融危机”,搜索的结果不只有1980年、20世纪90年代、1998年,还有2002年。尽管如此,拉丁美洲主要国家(如墨西哥、巴西、智力等)人们的生活水平仍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贫穷人口也大幅减少。

  新兴市场国家也时不时地会经历令投资者恐慌的政治危机。最具戏剧性的恐怕当属1989年天安门事件。谁当时又能预料之后十年中国经济规模翻一番?再之后十年又翻了一番呢?

  上面阐述的寓意在于:非西方国家崛起是历史潮流,经得住起起伏伏经济、政治危机的冲击。把暂时性危机误认为历史潮流就大错特错了。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并不代表互联网股票是遭到了爆炒,尽管当时很多人得出了这样的结果。同样地,今天的动荡并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未来几十年,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仍然要大于发达国家。

注: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peterhou

2014年2月8日ABS市场行情分析

<<上一篇

2014年2月8日PET市场行情分析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多可输入100字,您已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