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西公众号

微信采购现货 · 优惠快人一步

全站标签: ABS PE PP PS

德银:全球经济真的能“放弃治疗”吗?

发布:2013-12-12 13:58   来源:华尔街见闻   阅读:134
摘要:德银认为,在过去十多年里发达经济体令人最担忧的特征是,看起来我们一直需要追寻越来越宽松的政策,来维持实际上已经越来越低的经济增长趋势。要逃出这个不断制造泡沫的陷阱,明年全球经济必须更强劲。
  
 
    德银:

  我们需要泡沫支持经济增长吗?

  在过去十多年里(甚至更长时间里),发达经济体令人最担忧的特征是,看起来我们一直需要追寻越来越宽松的政策,来维持实际上已经越来越低的经济增长趋势。然而,后果看起来是市场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泡沫。在经济增长放缓上,下图以10年间隔跟踪了G7国家的真实GDP增长。很明显,过去数十年增长速度一直处于下滑的趋势,尽管实施了非常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并至少在全球范围内制造了两大资产泡沫,但总体来说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从2000年起,美国的经济增长一直超过除加拿大以外的G7国家,但也只是平均实现了1.9%的年真实增长。在其它G7国家中,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和意大利同期分别只实现了2.2%、1.7%、1.3%、1.2%。1.0%和0.3%的平均年增长。


  尽管美国在这次复苏中的表现是相对抢眼的(排除加拿大),但仍然是美国历史上最萎靡的复苏之一,而且继续出现令人失望的下滑趋势。一般读者都会知道,我们喜欢在这个经济周期中观察名义GDP的走势,因为需要逐步化解仍然高企的债务负担。基于这个指标,本次复苏是自20年代我们有记录以来,第二萎靡的复苏。最萎靡的复苏发生在1929年后变成大萧条的危机。下图右图显示,这次经济下滑还是一个全球性问题。5年滚动的名义GDP增长数字处于80年来的最低水平。


  我们最终会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水平,还是我们将认识到a)发达经济体的增长趋势已经明显下滑(可能是因为人口结构和其它结构性问题),b)当前的通胀水平已经低得存在危险,但金融市场中的流动性却高得危险和c)当前政策对增长的影响一直没有预期或希望的巨大(也就是,我们可能已经陷入了流动性陷阱)。

  我们认为,从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一些东西已经出现了结构性改变,这种改变看起来注定将继续压制短期的经济增长,更令人担忧的是,其还已经降低了较长期的增速趋势。如果没有结构性改革,缺乏债务重组的动力也没有能力追求更加激进的财政政策,追求短期好处的诱惑将继续席卷全球——通过更多的流动性解决问题,但这很可能继续对资产价格而不是实体经济产生更大的影响。那些最终成为经济失衡催化剂的政策很容易制造出泡沫,而这种失衡很可能导致另一次的经济衰退或危机。所以为了避免泡沫,我们可能需要明年美国和全球经济表现的更加强劲,这样才能承受放缓QE和不可避免的市场利率走高的共同冲击。虽然这是否真的会发生仍然缺乏共识,美国经济可能需要低于历史标准的超低利率才能保持复苏。世界其它国家也可能需要美国的低利率。2014年将是充满考验的一年。

  我们的基线预测是,鉴于高杠杆的泡沫和金融危机留下来的天量债务仍然存在,世界需要低利率和高流动性。杠杆率太高了,使我们难以相信抽离过多的刺激不会发生意外。如果我们是正确的,我们将会在某些地方看见放缓QE的反应,这进而可能迫使美联储比预想地更慢地放缓QE。

注: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莫西干

12月12日宁波PE弱势整理

<<上一篇

12月11日亚洲石脑油收盘价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多可输入100字,您已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