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西公众号

微信采购现货 · 优惠快人一步

全站标签: ABS PE PP PS

花旗:2014年将是全球经济“革命性”的一年

发布:2013-12-05 14:23   来源:华尔街见闻   阅读:175
摘要:花旗首席经济学家指出,全球经济看来正在告别过去三年的下滑期,进入微弱复苏与增长的新阶段。2014年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就是,或可造成全球经济瘫痪的严重下行尾部事件看来可能影响力明显减弱,影响还未消失。
  
 
    在2014年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花旗首席经济学家 Willem Buiter指出,全球经济看来正在告别过去三年的下滑期,进入微弱复苏与增长的新阶段。

  三年前Buiter曾警告欧元区危机加剧,而今他的语气听起来已经变得乐观:

  2014年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就是,或可造成全球经济瘫痪的严重下行尾部事件看来可能影响力明显减弱,不过影响还未消失。

  欧元区还在进步,中国的表现在发出真正的问号,美国国会的政治僵局可能还会给联邦政府财政制造障碍,地缘政治总是可能出现意外。

  但上述问题取得很大进展,今天看来已经没有12个月以前那么有威胁。

  花旗预计:

  · 今年全球实际GDP增长2.4%,明年3.1%,这是2010年以来最快增长。

  · 发达国家今年增长1.1%,明年约2%。

  · 英国与美国明后年增幅约3%。

  · 消费税上调可能导致日本明年增长大幅下滑。

  · 新兴市场增长速度将继续超过发达经济体,1999年以来年年如此。

  · 但明年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的差距可能是2002年以来最小,花旗继续下调新兴市场增长预期。

  Buiter的宏观预测主要观点为:

  明年在很多方面都像今年的改进版。

  全球增长可能有所上升,复苏基础更稳固。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不会极大转变,财政政策也不会在威胁增长的时候收紧。明年不可能出现颠覆性的结构改革。

  明年应该会逐步转为正常,正常意味着可能有意外和一些风险。

  地缘政治一直是意外因素,但明年这方面的威胁没有近年常表现出的威胁大。明年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将进行总统选举,美国国会迎来中期选举,但这些冲击还不足以实质性影响全年走势。

  欧洲的主权信用事件、美国的财政困境或者中国的泡沫破灭也都有发生的可能,但可能性都没有今年的大,即便发生,它们的全球系统重要性也没那么高。

  可能制造一些波折的因素是美联储开始缩减QE,以及少数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新兴市场国家暴露一些宏观经济的弱点。

  但它们也不可能像往年那样严重,不会引爆新兴市场危机。

  总体而言,风险缓和,复苏温和。明年的主流就是逐渐进步,出现边际改善就是革命性的。

  下图GDP增长预测数据来自IMF。

注: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若离

乌克兰动乱——美联储QE的副作用

<<上一篇

伊朗威胁欧佩克:即便油价跌到20美元,明年义无反顾增产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多可输入100字,您已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