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西公众号

微信采购现货 · 优惠快人一步

全站标签: ABS PE PP PS
10 支持
1 反对

周小川留任央行行长 金改命题期待“亮剑”

发布:2013-03-20 10:5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阅读:200
摘要:周小川成功留任央行行长,下一任期他将继续努力推进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利率市场化改革、汇率市场化等改革。
  成功留任央行行长之后,周小川在下一个任期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
 
  回答这个问题,要从周小川的上一个十年去寻找答案。2002年底成为央行行长至今,粗线条看,周小川用十年时间,推进了四项改革: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利率市场化改革;汇率市场化改革;资本项目开放。
 
  第一项改革,目前已经圆满收官。全球前十大上市银行中,中国囊括四家。后三项改革,在过去的十年中,已有实质性进展,但尚未收官,目前已步入深水区。
 
  对周小川而言,刚刚开启的第三个任期或许是完成利率、汇率市场化的最佳时段。
 
  何以“破例”
 
  3月16日,周小川获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连续三届成为政府财经班底的核心成员,周小川个人声望达到顶点。
 
  自2002年12月出任央行行长以来,周小川已是两任人民银行行长,是改革开放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央行行长。一般而言,正部级领导干部的退休年龄是65岁。而2013年,周小川正好年届65岁,当选政协副主席之后,可以突破65岁的年龄限制。全国政协副主席、央行行长两者集于一身,更是建国以来首次。
 
  周小川获任央行行长可谓众望所归。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公开表示,支持周小川连任。她认为周小川连任有利于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定性。此前,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余永定也称,目前周小川的全球知名度使他作为央行行长是无人能替代的。
 
  本次周小川再次出任央行行长,一方面是对周小川过去十年央行工作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央行行长,这个至关重要的职位上,一时间还难以找到比周小川更合适的人选。
 
  吴晓灵就称,这样一个行长执掌央行,对中国和世界都有好处。目前确实是经济、金融非常敏感的时期,有很多东西不在其中、没有深刻的体会,是难以作出准确判断的。
 
  众望所归的背后看,是必须承受的期待。
 
  当前,中国的金融压抑现象明显,加速推动金融改革已成各方共识,其中,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开放这三个改革突破口,被寄予的希望最多。#p#副标题#e#
 
  利率、汇率攻坚
 
  当前的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转折的关口。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GDP增长7.8%,已大大低于过去十年的平均增速。而从中长期来看,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已经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
 
  这种背景之下,金融改革被视为各项改革的突破口,用金融改革释放经济增长动力的观点开始变得流行。而利率、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可谓金融改革的重中之重。
 
  目前,经过周小川主政央行的十年,利率、汇率市场化的改革已经步入深水区。
 
  利率方面,目前,贷款利率下限已是基准利率的0.7倍,对于银行来说,贷款利率鲜有下浮0.7倍的,在某种程度上,我国贷款利率市场化接近完成。更重要的是,2012年,央行规定存款利率的上限为基准利率的1.1倍。这是改革存款利率上限管理的零突破。
 
  贷款利率市场化接近完成,存款利率市场化突破性尝试,可以说利率市场化“三级跳”完成了关键两步,剩下的最后一步将是完全放开存贷款利率管制。
 
  汇率方面,中国曾于2005年7月启动汇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次性升值2%,不再单一盯住美元,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但由于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冲击的需要,央行收紧了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直至2010年6月19日,央行再度宣布进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启动了“二次汇改”。行至2012年,央行还将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浮动幅度由原先的千分之五扩大至百分之一。
 
  总的来看,利率、汇率的市场化,简单、容易推进的改革大都已经完成,下一步的改革将是变革性、突破性的,小修小补于成效甚微。
 
  争分夺秒
 
  与利率、汇率市场化同等重要的一个概念是中国资本项目的开放。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讲,资本项目开放都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资本项目开放有利于推动经济增长,促进金融深化;另一方面也使得一国经济容易受到各种国际经济因素的影响,并且不慎重地开放资本项目容易带来金融动荡甚至金融危机。
 
  就中国而言,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利大于弊,已成各方共识。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对转变中国经济发展方式,加快产业结构升级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012年,周小川也曾表示过,这些东西做完了(资本项目开放)以后,会给多项经济活动,如贸易、投资、金融交易、旅游、收购兼并等提供更大的便利。
 
  衡量一国资本账户是否可兑换,IMF曾制定过资本项目交易分类的标准,共计七大类40项。目前人民币资本项目实现部分可兑换的项目为17项,基本可兑换8项,完全可兑换5项,粗略算来占全部交易项目的75%。
 
  从占比上来看,中国资本项目开放已经完成一大半,但关键领域的资本管制还广泛存在。例如,资本市场的管制,外资进入国内只能通过QFII;发改委和外汇局分别对中长期和短期外汇外债进行管理;未经允许兑换的外汇流入只能趴在账上等等。
 
  一国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学界曾提出过四大条件,即宏观经济稳定、金融监管完善、外汇储备充足、金融机构稳健。
 
  中国的情况是,十年来,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综合实力显着增强;宏观调控的能力和水平也有新的提升,取得显着成效;以银行业为主体的金融机构改革取得重要突破;金融市场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利率市场化改革向前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完善。
 
  这些条件显示,资本项目可兑换条件已更加成熟,改革良机已至。而金融业“十二五”规划也明确提出目标——利率市场化取得明显进展、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完善、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对于周小川来说,他还有时间来着手推进,尽管时间已并不宽裕。

注: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

黄金千六关口难站稳

<<上一篇

财经观察:欧洲经济陷窘境难自拔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多可输入100字,您已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