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西公众号

微信采购现货 · 优惠快人一步

全站标签: ABS PE PP PS
21 支持
3 反对

李永旺:现在是进入煤制油最佳时机

发布:2014-12-27 08:55   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沈小波   阅读:420
摘要:作为伊泰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技术提供方,中科合成油公司为目前正在建的逾千万产能煤制油项目中的9成产能提供煤间接液化技术。记者近日专访了李永旺总经理,探讨油价下跌对煤制油产业的影响。

 

     低油价会对一些高开采成本如页岩油、油砂以及新能源等具有挤出效应,届时油价会重新回冲到高点,3年之后,正好煤制油项目进入大规模投产期,反而会获得更高的经济性。


     在诸多煤化工形式中,煤制油是最受瞩目又最遭争议的一种煤化工形式。由于其弥补了国内资源禀赋的缺陷(富煤、贫油、少气),通过将煤转化为油,从而为提供战略资源石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提供了另一条路径。自伊泰鄂尔多斯煤间接液化示范项目持续平稳运行以来,煤制油已进入了百万吨级的新阶段。目前国内正在动工建设的煤制油项目产能已超过1000万吨。但另一方面,受国际石油市场供需关系影响,油价正在持续下跌。进入11月,美国WTI及英国布伦特油价均已跌破80美元/桶,而且目前仍看不到触底的迹象。持续下跌的油价,对煤制油产业也带来了挑战。作为伊泰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技术提供方,中科合成油公司为目前正在建的逾千万产能煤制油项目中的9成产能提供煤间接液化技术。记者近日专访了李永旺总经理,探讨油价下跌对煤制油产业的影响,及煤制油产业的相关应对之策。


     记者:煤制油项目经济性严重依赖油价,但目前油价跌跌不休,11月国际原油价格跌破了80美元/桶,而且看起来还未触底。您如何看来油价下跌对煤制油的影响?

 

     李永旺:我认为,目前油价的下跌对煤制油还谈不上影响,因为百万吨级的煤制油项目还没有运转起来。目前国内在建的7个煤制油项目,总产能在1200万吨,预计3年后才进入投产高峰期,那时候低油价才会真正对煤制油项目产生影响。

 

     如果油价下跌维持在3年之内,对煤制油有好处。低油价会对一些高开采成本如页岩油、油砂以及新能源等具有挤出效应,届时油价会重新回冲到高点,3年之后,正好煤制油项目进入大规模投产期,反而会获得更高的经济性。这是我的判断,也是期望。

 

     记者:如果油价3年后还继续下跌,低位运行呢?

 

     李永旺:如果油价跌破90美元/桶,持续到5年或5年以上,煤制油项目就比较困难了。这并不是说煤制油项目盈亏平衡点在油价90美元/桶,根据理论测算,煤制油的盈亏平衡点在油价50-60美元/桶,但这是在理想状况,完美运行的情况下。如果从运行负荷来说,按油价100美元/桶,运行负荷达到60%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但在煤制油起步阶段,项目运行肯定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无法达到完美运行状态,根据我们的估算,如果3年之后,油价仍然在90美元/桶以下低位运行,煤制油项目就比较困难了。当然,如果3年之后油价高企,帮助煤制油项目度过启动运行期,那么油届时再下跌,哪怕到70美元/桶,煤制油项目也可以撑过去。

 

     记者:那么如何应对油价未来长期低位运行的风险呢?

 

     李永旺:如果3年之后,在煤制油项目进入密集投产期,油价仍然在90美元/桶以下,我们希望可以出台政策进行税收减免,扶持煤制油产业。目前煤制油承受的税负偏重,目前每吨煤制油承担的增值税和消费税总和达2500元。这对于一个弥补国内资源禀赋缺陷(富煤、贫油、少气)、有利于国家能源战略安全的新兴产业是不合理的。如果在3年之后,油价在70-90美元/桶,我们希望国家出台政策,减免1000-1500元/吨油的税负。这样可以对冲油价的下跌。如果油价降低70美元/桶以下,我们也不指望政策扶持了,因为扶持也没用了,煤制油肯定没法盈利了。

 

     记者:关于呼吁煤制油产业减免税负,产业界做了哪些工作?

 

     李永旺:煤制油税负过重是整个产业面临的问题,我们也一直在与国家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就煤制油减免税负,相关部门在原则上都达成了共识,但由于一些具体意见,税收减免政策会在煤制油项目投产后才会出台。目前各部门对煤制油降税有共识,但还没有形成具体文件。

 

     记者:煤制油只能寄希望政策扶持吗?存在通过技术进步降低成本,抗击风险的可能性吗?

 

     李永旺:目前煤制油通过技术进步降低投资成本存在一定的空间,但并不大。拿中科合成油来说,我们一方面推动气化炉的大型化,正在和外部机构合资开发日处理煤量4000吨的气化炉,我们希望可以把这个炉型投资成本控制在5亿左右,这样相当于日处理煤量2000吨气化炉投资成本在2.5亿,而这个规模气化炉目前投资成本在3.2亿元。这可以降一些。另一方面,我们正在推动粉煤泵国产化,目前样机也已经出来。此外,我们也希望改进气化炉内水循环系统。根据我的估算,通过前段煤气化系统的技术进步,整个煤制油项目投资成本可以缩减3-5%。

 

     但这部分技术进步带来的成本降低,最终会被环保成本抵消。目前国家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污水排放必须零排放,而且煤制油也必须通过节水突破水耗的限制。目前我们在伊泰大路工业园项目,有可能打造成煤制油的节水样本,通过配套密闭水循环系统,可以大大降低水耗,最终吨油水耗最低可降低到3.5吨左右,但与此带来的也是成本增加,差不多刚刚抵消技术进步带来的成本下降的那部分。

 

     记者:根据南非沙索的经验,煤制油后端配套精细化工,是否可以成为抵御油价波动的一个手段?

 

    李永旺:在这方面,我谈我个人的观点。我不看好煤制油后续走精细化工路线。精细化工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很长时间、很大投资才能慢慢培育起来,首先就需要突破技术的局限,发展多达十数种不同的精细化工技术。二是精细化工品,同样受到油价波动的影响,就像现在,油价下跌,精细化工品的价格也下来了。三是精细化工品都是小市场,上马一两个大项目产能就过剩了,市场风险很大。

 

     中科合成油还是会将目光聚焦在煤制汽柴油上,未来会根据市场状况优化产品构成,增大汽油比例,但不会将方向转向精细化工。

 

     记者:现在在建的煤制油项目一期超过1000万吨,对煤制油未来的发展您有何建议?

 

     李永旺:现在的有一些煤制油项目也在做二期前期工作。但我认为,煤制油目前在陕西、内蒙等地发展的1000多万吨已经足够了。煤制油未来发展的重心应该转移到新疆。首先新疆需要发展;其次新疆远离内地,环保风险可控;此外,陕西、内蒙发展煤制油,除面临油价波动外,还要考虑煤价的上涨。而在新疆,煤炭资源丰富,远离内地,输送不现实,永远是国内煤炭价格的一块洼地,可以大大降低煤制油项目经济性风险。我建议可以在新疆地区再规划2000万吨煤制油,此外再配套相应的油气管道。其它地区暂时就不要再上马煤制油项目了。在新疆上马的煤制油项目,都要上节水系统,将水耗降低,同时提高水价,挤掉一些当地污染大、水耗大的企业,这样可以解决水资源的问题,而且随煤制油项目投产,排除的二氧化碳会促进当地绿化,带动新疆生态环境的发展。这样加起来3000多万吨煤制油项目上完之后,可以再等待技术的进步,考虑下一步的发展。

 

     另一方面,我认为煤制油要走出国门,到国外去发展。比如美国,那里有优质廉价的煤炭,充足的水资源,而且美国生产石油,油田多采用二氧化碳驱油,煤制油产生的高浓度二氧化碳还可以销售,产生一部分收入。目前中科正在推动美国、蒙古等几个国家的煤制油项目。

 

     记者:在目前油价下跌的状况下,您对那些有意进入煤制油的企业有何建议?

 

     李永旺:根据我对国际油价的判断,目前油价下跌只是暂时现象,而且由于低油价对页岩油、油砂以及新能源等的挤出效应,3-5年后油价还会回到高点。所以我认为现在规划煤制油项目是最佳时机。现在进行规划,由于油价下跌,材料等各方面成本都在降低,然后5-6年后煤制油项目投产,正好赶上油价高点,项目可以获得更大利润。

注: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刘霞

2014年12月PP市场行情综述

<<上一篇

煤制气甲烷化国产技术取得突破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多可输入100字,您已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