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西公众号

微信采购现货 · 优惠快人一步

全站标签: ABS PE PP PS
10 支持
1 反对

中国加入美债抛售阵营 4月减持54亿美元

发布:2013-06-17 10:1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阅读:176
摘要: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预期让投资者产生了对利率上行的担忧,使得美国国债市场出现大幅下跌,引发了外国资本的抛售行为。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在4月减少了54亿美元,从3月的12703亿美元下降至4月的12649亿美元。

    美联储退出预期让投资者产生了对利率上行的担忧,使得美债市场出现大幅下跌,引发了外国资本的抛售行为。

    美国财政部6月14公布数据显示,4月份外国投资者共抛售545亿美元长期美国国债,规模创出历史纪录。其中,外国私人投资者净抛售创纪录的308亿美元;外国官方投资者抛售237亿美元,资金流出规模创2008年11月以来最高。

    而美国第一大“债主”中国也加入外资抛售美债的阵营,4月减持54亿美元美债,持仓量从3月的12703亿美元(修正后数据)下降至4月的12649亿美元。

    “抛售潮”愈演愈烈

    长期如此低的利率水平注定不能延续很久,一些市场人士认为,现在到了可以抛售债券的时候。

    美国证交会文件显示,一直看好美债的债券大王格罗斯旗下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5月将美国国债持仓比例由4月的39%降至37%。

    “一些机构正在抛售美国长期国债,这是市场预期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可能减量甚至终止所做出的反应。他们这样一种抛售行为,客观来讲是在强迫利率上升。”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汉斯·蒂莫(Hans Timmer)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流动性的增加带来长期利率的下降,债券的回报就会上升。如果反向操作效果相反,因此这个步子不能跨得太大,否则可能就会摧毁债券投资的价值,并且影响到股市创造的财富。

    市场普遍已经默认了美联储退出QE是不可避免的,只是退出的时间还在引发市场各界的猜测。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表示,美联储应该将大规模购买债券至少持续到2013年年底。美联储宽松政策带来的好处超过风险,谨慎退出对于避免波动是至关重要的。不过,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近期则表示,就算美国经济未做好准备,美联储也应当缩减月度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规模。但他同时称,美联储如果过快缩减宽松政策或惊扰市场,市场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自从5月22日伯南克讲话过后,市场波动性也已大幅上升。对美联储放缓QE预测打击了新兴市场债券和美债的需求。

    美国第一大“债主”中国4月减持54亿美元美债,持仓量从3月的12703亿美元(修正后数据)下降至4月的12649亿美元。而日本成为当月减持规模最大的国家,削减140亿美元美国国债至11003亿美元。

    不过,与一般投资者不同的是,央行购买美债是为了长期持有到期而非短期买卖。“中国减持美债有很多原因,一种可能是把外汇储备资产分散化,另一种可能是外汇储备流入的资金量减少,导致购买国债量也少了许多。”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王健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购买美债的根本目的是保证其外汇资产的流动性和安全性,长期来看,(减持还是增持)同时也取决于中国未来外汇储备规模的积累,与国债的收益无关。”

    利率仍处历史低位

    自5月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上涨约27%,获得过去两个月最“疯狂”表现。6月11日美国国债盘中一度触及2.29%,创14个月以来新高,随后收益率有所回落。截至6月14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13%。

    尽管如此,从历史数据来看,当前美国中长期国债的收益率仍处于绝对历史最低水平。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央行普遍采取了量化宽松方式,长期压低利率水平来维持脆弱的债务循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计划导致美国国债市场供应量下降,从而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维持在接近于2%的水平。”高盛集团(GS)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近日表示,“到最后利率不得不变得正常化,2%的美国国债收益率是不正常的。”

    摩根大通(JPM)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认为,对10年期美国国债来说,更加正常的收益率应该是5%。刚离职不久的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奥尼尔(Jim O'Neill)此前也公开表示,投资者不应该把美国国债收益率的预期目标停留在2%,今后几年要习惯更接近4%。

    美国无疑正迈向长期利率上升的通道,不过恢复利率常态仍需时间。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真实的利率并不是美联储能决定的,而是由市场对经济前景、未来通货膨胀形势及政府偿债能力等因素的预期和态度来综合决定。

    而对于具有先行指标意义的美元国债的变动,除了释放出美国经济温和复苏的积极信号之外,也暗含着一些不可预知的市场新风险。

    有市场分析人士称,这很可能对美国经济复苏造成新的冲击。一旦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必将带动美国的住房抵押贷款利率上升,而抵押贷款利率上升有可能对房地产市场、消费以及美国经济形成新一轮的影响。因此,全球金融市场的尾部风险依然不可低估。

    “美国长期利率已经上升,对发展中国家也将构成一定威胁。”蒂莫对本报表示,美国QE的预期退出或减缓将会导致整个世界范围内其他国家的长期债券的回报率也会相应提升,而发展中国家长期债券回报率的提升幅度更大、上升更快。因此“发展中国家必须做好长期准备,来应对较大幅度的利率提升”。

注: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张华君

6月17日10点WTI盘中报价

<<上一篇

6月17日中油东北HDPE最新出厂价格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多可输入100字,您已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