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西公众号

微信采购现货 · 优惠快人一步

全站标签: ABS PE PP PS

站在塑料科技前沿的民营企业家

分享:
发布:2013-03-25 20:38   来源:中塑在线   阅读:153
摘要:为了解产业前沿动态,赵桂旭从不吝啬,近些年,他的公司参展、开会一年的费用就要四五百万元,有的投入可能就“打了水漂”成为“沉淀成本”。但赵桂旭却依然要参加。
  赵桂旭始终保持的那份率真让人感动,而他敢于自主创新,敢于解剖自己的勇气更让人感觉到一种人生的豪气。
 
  为了解产业前沿动态,赵桂旭从不吝啬,这次他的公司去广州参加“2007国际橡塑展”,花去费用50多万元。赵桂旭说,近些年,他的公司参展、开会一年的费用就要四五百万元,有的投入可能就“打了水漂”成为“沉淀成本”。但赵桂旭却依然要参加。
 
  赵桂旭敢花钱也会花钱。2003年,为了研制塑料土工格栅生产线,光实验原料就用了200多吨,每吨成本是1万元。研制成功后,顺德塑机以800万价格卖给国内一企业集团,而此前这家企业从英国引进的生产线却花了8000万元。
 
  笔者素来喜欢读《史记》,以为人生得意莫过于刘邦。《史记·高祖本纪》载:“未央宫成。高祖大朝诸侯群臣,置酒未央宫前殿。高祖奉玉卮,起为太上皇寿,曰‘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殿上群臣皆呼万岁,大笑为乐。”赵桂旭也喜欢读《史记》,想必也熟知这一片段。从1993年只有几间平房、负债却达150万元的胶州市顺德铸造厂到如今拥有两家公司年销售额达2亿元的产业,不知道赵桂旭再读这个历史片段时作何感想。
 
  在走访了赵桂旭的顺德塑机和同飞管业两家公司之后,笔者愈发想问问这个问题,但终究没有问。原因不是别的,而是赵桂旭在谈公司前景时发亮的眼神告诉记者,目前的产业规模还远未达到他的理想。“我的目标是产值10个亿”。他浓重的胶州口音让人想起“心有多远,就能走多远”的广告词。在这样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勇气面前,好像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在今年的北京科博会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蒋正华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的发言让人深有感触。蒋正华说目前中国99%的企业连一件专利也没有,田力普说中国2/3以上的大中型企业没有自己的研发机构,3/4的企业没有科研开发活动。相形之下,赵桂旭成为赢家并非偶然。
 
  山东省胶州市塑料机械的同行大都称呼赵桂旭为“老大”,倒不是仅仅因为他的企业规模最大,更多的是因为在胶州市论实力排名前十位的塑料机械企业老板们大多是从赵桂旭的企业出来独立发展的。
 
  青岛胶州市面积并不算大,可大大小小的塑料机械企业却有300家之多。赵桂旭一手培育的两家公司也座落于此——青岛顺德塑料机械有限公司蜗居于城区西部护城河边,青岛同飞管业集团则伸展于北关工业园。
 
  自主研发,生产一代,研制一代,储备一代
 
  几年前,青岛顺德塑机迅速地打入国际市场,引起了国际塑机“霸主”德国的注意。2004年,德国橡塑机械协会会长来到顺德塑机考察,想看看顺德塑机到底哪方面的优势威胁到德国企业的安全。敢和世界一流强手叫板,赵桂旭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青岛顺德塑机公司刚刚开始赢利的时候,赵桂旭就不惜血本致力于新产品的开发和研制。1996年,顺德塑机与青岛大学联合建立了“青岛顺德塑料机械有限公司塑机研究所”,聚笼了包括青岛科技大学工程塑料专家在内的一批业界精英,并颇有远见地打出了“生产一代,研制一代,储备一代”的口号。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民营企业而言,自主创新的风险显而易见,“一笔投入就不是小数目,还得连续不断地往里投,如果研制不成功,整个的投入都打水漂了。”当时赵桂旭身边的人都替他捏着一把汗,因为随便一个风浪就可能让赵桂旭的企业沉没。
 
  其实,当时的赵桂旭满可以像其它许多民营企业一样,走跟风仿制的路子以避开风险。但赵桂旭却已经意识到了,“塑机行业的技术更新速度太快了,跟不上就得被淘汰。我研究出新技术、新产品,至少可以在1年到1年半的时间内保持高附加值,值!”这就是赵桂旭的精明。多年来,顺德塑机的研发投入都占到了当年销售总额的5%。在顺德塑机,科技研发人员人才济济。不但如此,就连赵桂旭本人也披挂上阵,毫无专业背景的他愣是通过刻苦钻研成为科技研发队伍的核心。“现在,我已经是高级塑料工程专家了。”赵桂旭话里毫不掩饰。
 
  一场“豪赌”,赵桂旭成了大赢家。到目前为止,青岛顺德塑机已经研制出12个系列60多个品种,其中5种产品获国家专利,正在申报的还有3项专利,其研制的PPR管材生产线、塑料土工格栅生产线、PVC木塑板生产线被确定为国家级重点新产品。顺德塑机一跃成为国内同行业的领跑者。被中国科技部指定为塑料机械国际培训班的承办单位。
 
  破釜沉舟
 
  赵桂旭始终保持的那份率真让人感动,而他敢于自主创新,敢于解剖自己的勇气更让人感觉到一种人生的豪气。
 
  为了解产业前沿动态,赵桂旭从不吝啬,这次他的公司去广州参加“2007国际橡塑展”,花去费用50多万元。赵桂旭说,近些年,他的公司参展、开会一年的费用就要四五百万元,有的投入可能就“打了水漂”成为“沉淀成本”。但赵桂旭却依然要参加。
 
  赵桂旭敢花钱也会花钱。2003年,为了研制塑料土工格栅生产线,光实验原料就用了200多吨,每吨成本是1万元。研制成功后,顺德塑机以800万价格卖给国内一企业集团,而此前这家企业从英国引进的生产线却花了8000万元。
 
  笔者素来喜欢读《史记》,以为人生得意莫过于刘邦。《史记·高祖本纪》载:“未央宫成。高祖大朝诸侯群臣,置酒未央宫前殿。高祖奉玉卮,起为太上皇寿,曰‘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殿上群臣皆呼万岁,大笑为乐。”赵桂旭也喜欢读《史记》,想必也熟知这一片段。从1993年只有几间平房、负债却达150万元的胶州市顺德铸造厂到如今拥有两家公司年销售额达2亿元的产业,不知道赵桂旭再读这个历史片段时作何感想。
 
  在走访了赵桂旭的顺德塑机和同飞管业两家公司之后,笔者愈发想问问这个问题,但终究没有问。原因不是别的,而是赵桂旭在谈公司前景时发亮的眼神告诉记者,目前的产业规模还远未达到他的理想。“我的目标是产值10个亿”。他浓重的胶州口音让人想起“心有多远,就能走多远”的广告词。在这样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勇气面前,好像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在今年的北京科博会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蒋正华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的发言让人深有感触。蒋正华说目前中国99%的企业连一件专利也没有,田力普说中国2/3以上的大中型企业没有自己的研发机构,3/4的企业没有科研开发活动。相形之下,赵桂旭成为赢家并非偶然。
 
  山东省胶州市塑料机械的同行大都称呼赵桂旭为“老大”,倒不是仅仅因为他的企业规模最大,更多的是因为在胶州市论实力排名前十位的塑料机械企业老板们大多是从赵桂旭的企业出来独立发展的。
 
  青岛胶州市面积并不算大,可大大小小的塑料机械企业却有300家之多。赵桂旭一手培育的两家公司也座落于此——青岛顺德塑料机械有限公司蜗居于城区西部护城河边,青岛同飞管业集团则伸展于北关工业园。
 
  靠诚信度过难关
 
  赵桂旭说他办企业就是抓两头——“开发”和“营销”。熟悉赵桂旭的人都评价他“性格内向,不善于社交,而且在这种社交场合很烦躁。”所以,无论怎么看,他的个性与营销总有点不对路。可赵桂旭自然有赵桂旭的营销“秘诀”。
 
  “营销,最重要的是诚信。说到底,要拿钱啊!”赵桂旭说,“和客户打交道,我总是本着先吃亏的原则。”有一次,顺德塑机一套设备卖了20万元,利润是2万元,然而,后期的各种配套服务却花了5万多元。所以,一路算下来,这一套设备倒赔了3万元。
 
  “赚一块钱,要准备拿出2块钱为人家服务。”靠赵桂旭的这种个性,顺德塑机诚信的品牌迅速在业内叫响,研制出的新产品也会迅速地在市场上站稳脚跟。也正是靠这种个性,顺德塑机才能在波诡云谲的市场竞争中屡次化险为夷。
 
  1997年国家宏观调控,一批民营企业纷纷倒下。顺德塑机也一度陷入困境,1997年,企业亏损100多万元,100多名职工的工资拖欠了5个月。这时,和顺德塑机共事多年的原材料供应商主动表示:“原料先给你用,以后有了钱再给我们。”而那时顺德塑机的一年的原料成本就要近千万元。就是由于这种帮助,赵桂旭的企业度过了最难的日子。说到底,赵桂旭的信用是供应商毫不怀疑的。现在,顺德塑机的大部分原材料供应商都是和赵桂旭合作了10多年之久的老关系。回溯当年情景,让人心悸。赵桂旭说:“即使当时企业倒了,就是变卖财产也得先给工人补足工资。”
 
  2004年,赵桂旭开始筹建在胶州市北关工业园筹建新公司。新公司的名字一开始定为“腾飞”,但赵桂旭又感觉有些不妥:“腾飞这个名字太独。企业干大了就感觉有点孤独,还是要突出和客户、对手共赢吧。”于是,新公司就改成了“同飞”,青岛同飞管业集团就这样出世了。
 
  知彼更知己
 
  赵桂旭推崇《孙子兵法》。知彼知已,百战不殆,这是《孙子兵法》的精义,然而,知彼易,知已却难。直面自己的缺点,更得需要勇气。赵桂旭说:“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的缺点,我就不断反思自己哪里做对了,哪儿做错了。”他对自己的评价是“论运筹帷幄我可以,可论管理我不行。战略上还行,战术上一般。”
 
  不溢美,不隐恶,赵桂旭说话总有些史官直笔的味道,让他说一些虚话、套话,他宁可不说。有一次当地电视台对他进行专访,本来安排好了台词。可是,真正开拍的时候,赵桂旭还是撇开台词,按自己的想法自由发挥。
 
  “我经历的失败太多了,到现在也是几乎每个月都有。”赵桂旭有一个笔记本,里面有他总结的2006年十大成功十大憾事。他拿出笔记本历数,“说到底有些事是由于我的姑息。我的书读多了,文人气太浓,有些迂腐,手腕太软。”
 
  “创业其实都是蒙,蒙对了企业就起来了。但你不能指望每次都能蒙对啊。”赵桂旭深知创业容易守业难的道理。自创业开始,赵桂旭就坚定不移地采取了自主创新的战略,在经营中采取了诚信铸品牌的战略。等顺德塑机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他又开始了“二次创业”,2004年,占地100亩的同飞管业正式投入运营,从塑料机械到塑料制品,赵桂旭延伸了企业的产业链条,搭起了一个现代化企业集团的架子。更为重要的是,同飞管业在管理上完全与顺德塑机不同,在同飞管业记者能感受到浓厚的现代气息。很明显,这是一个从家族式管理向科学管理的转折点。
 
  十几年风雨兼程,再回首,赵桂旭领导的顺德塑机已从一个国内的“家汉子”企业,变成一个令国外跨国公司都生畏的现代化高科技型企业。
 
  激流勇退
 
  “我干到今天,最成功的是把赵烨培养出来了。”赵烨是赵桂旭的儿子,一直在英国南安普敦大学专修管理学,2005年归国帮父亲经营企业,负责企业的国际市场开拓。这个受过西方文化教育的年轻人出手不凡,2004年顺德塑机的国际贸易额仅占销售总额的5%,这个数字在2005年就突飞猛进到30%,2006年达到70%。短短的时间里,业内同行对赵烨产生了很好的印象。赵桂旭说,“在营销方面,赵烨已经超过我了。只不过一些战略性的深层次的东西还要学习,这个学习阶段恐怕最快也要3、5年。”
 
  “我已经计划好了,等到55岁就退居二线,做董事局主席,让赵烨全盘接手。”赵桂旭露出难得一笑,闪着睿智。企业对于他就像摆在面前的棋局,每一个大的战略步骤都被他推算得精准。
 
  企业档案:
 
  青岛顺德塑料机械有限公司,青岛市高新技术企业,青岛民营企业五十强。目前公司主要产品有塑料机械和塑料制品。该企业是国内最早研制塑料挤出成型设备的厂家之一,先后开发出环保型PE/PP塑料厚板生产线,PVC木塑板生产线,塑料窗台板/门板生产线,PET片材生产线,塑料发泡方棒(塑料护舷)生产线,PP、PE、PVC供水/燃气管材生产线,大口径螺旋缠绕管生产线、塑料土工格栅生产线,塑料异型材生产线等二十多条具国际先进水平的塑料机械设备。
 
  青岛同飞管业集团,专门生产环保型PP-R,PVC-U管材及管件,PE-RT耐高温聚乙烯地暖管、HDPE聚乙烯系列管材及管件,PVC扣板,PVC木塑地板等,年销售额上亿元。该公司已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和ISO国际环保管理体系认证、中国环境标志产品认证。

注:部分数据来源互联网,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

维护你我间的共同利益

<<上一篇

细说快乐创业者冯进春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最多可输入100字,您已输入